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最新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关爱教育活动 >
真情暖童心 挚爱育新人
点击次数: 发布日期:2017-08-12 15:26:11

我叫王晓萍,1936年生,1996年从部队幼儿园园长岗位上退下来后就担任了吉林省延吉市北山街道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退休后能继续跟孩子们在一起,这是我最大的心愿,我热爱关心下一代工作,打心眼里觉得帮助和教育孩子健康成长是最快乐的事。
  有一年春,我街道丹明社区关工委崔主任给我反映了一个情况,上一年起社区出现了一个少年盗窃团伙,偷东西、祸害公物,闹得鸡犬不宁。

我一听这事非同小可,就赶紧跟崔主任一起找那些孩子了解情况。找到他们一看都是些小孩子,最小的才10岁,叫金龙,父母离婚,判给爸爸,而他爸嗜酒成性,整天醉醺醺的,不管儿子,小金龙连学校门都没进过。另俩孩子稍大一些,都是13岁的辍学生,一个叫韩光洙,也是父母离异,跟了妈妈,妈妈又出去打工,无依无靠;再一个叫申明虎,母亲残疾,全靠父亲打零工艰难度日。见到他们时都满脸污垢,身上穿的又脏又破。他们仨在家没亲情,上学没友情,社会没温情,整天凑在一起到处游逛,成了没人管的野孩子。

郊区的一个犯罪团伙盯上了他们,威胁引诱入伙,叫每人每天给团伙头目上交20元,不然就得挨揍。从此他们仨就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开始偷公共设施上的铁件当废品卖或到郊区农田掰苞米给街头烤苞米的小商贩换几个钱,后来发展到偷自行车,全社区居民都不敢将自行车放在外边。
  了解情况后我感到问题很严重,这些孩子正处在成长的关键时期,不能上学已经很可惜了,再走上犯罪道路,怎么得了!那天晚上,我一宿没睡着,辗转反侧、冥思苦想,萌发了给他们办文化补习班的念头,断绝他们与犯罪团伙的联系,提高文化水平,为正式上学打好基础。

第二天,我把这个想法汇报给了街道党工委和驻街军队干休所关工委的领导,他们都非常赞同和支持,并分别拿出2千元和3千元。我又自己拿出家里的积蓄,共凑了7千元,租了一间房子,聘请一名优秀退休教师,办起了文化补习班。我们隆重地举行了仅有3个学生的开班仪式,仨学生乐得合不拢嘴。开始孩子们感到很新鲜参加得还不错,过了一段时间就不行了。

仨孩子野惯了,根本坐不住,受不了约束,最要命的是对自己没信心,对我和老师不信任,越管教越抵触,两个大一点的孩子一不留神就跑出去,又跟犯罪团伙的那些人混在一起重操旧业。有一次,他俩趁一户人家没人,砸碎玻璃,破窗而入,翻了半天找不出值钱的东西,就顺手把孩子的储蓄罐偷了出来。我知道后非常生气,真想扇他个耳光,但冷静下来细想还是怪自己功夫没到位,工作没做细。

当时我老伴(现已去世)遭车祸后又患心肌梗塞正住院抢救,我撇不下那仨孩子,就跟老伴商量,每月花1000元雇一护理员照顾他,我每天仍旧跟孩子们泡在一起。每到课余时间就跟他们朋友般唠嗑,听听他们的心思,给他们讲法律知识,讲古今中外青少年成长的故事,使他们懂得“浪子回头金不换”、“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道理。

我发现申明虎爱踢足球,还真有几分天赋,就把过去参加市里比赛得来的足球给了他,让他领着另俩孩子踢球。我还组织他们野游,带他们观看美丽的自然景色,一起玩游戏,到了中午美美地吃上一顿我带去的野餐,甭说他们多高兴了。我多次联系,将生活无着落的小金龙安排到市关工委办的“爱心宿舍”,让他衣食无忧。我又把他们编入义务巡逻队,跟我们一起维护社会治安和公共卫生,让他们成为自豪的社会小主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们仨逐渐改掉了不良习气,扬起了生活的风帆,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我举办文化补习班,帮教问题少年的消息不胫而走,社会上引起了不小反响,《延边日报》等新闻媒体做了报道。有一天,依兰镇中心小学刘校长专门找到我表示,愿意免费收仨孩子入校上学。我喜出望外,很快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孩子们,仨孩子高兴得直蹦高。

我请来军干所和街道的老同志忙着张罗,凑钱给他们买新衣裳、文具和生活用品,欢欢喜喜地送他们上了学。但好景不长,有一天,学校捎信来说两个大孩子好几天没上学了。我一听就叫了几位老同志火急火燎地出去找。由于我多年患有严重的关节炎和风湿病,膝盖常年积水,走起路来很吃力,但一想到俩孩子不知在哪里受苦,是不是又跟那帮人干什么坏事,就什么都顾不得了,我一瘸一拐地上了路。

我们到处找,到家里看,没有;到过去经常跟那些坏小子混的地方看,没有;到车站里里外外找了一圈,还是没有。那时正值隆冬季节,晚上刺骨地冷,但我们还是没有放弃继续找,直到第二天早上,终于在一网吧里找到了。他俩听说我拖着病腿找了一天一夜,流下了愧疚的眼泪。我没有责怪训斥,把他们领回家,做了好吃的,边吃边聊。这才知道原来又是那个犯罪团伙找到他们,把他们揍了一顿。他们不愿再跟那帮人干,但又怕那些人再找他们,就躲进了网吧。我表扬了他们能够跟那些人划清界限,告诉他们在共产党的天下好人不能怕坏人。我与街道派出所联系,采取措施,拆散犯罪团伙,解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有志者事竟成,他们仨思想和学习上都有了明显的进步,小金龙当上了班长和少先大队委员,申明虎当上了体育委员,韩光洙也成了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每当看到他们的进步,遇到他们给我深深地鞠躬,听到他们“谢谢王奶奶”的感恩话语,一切辛劳一扫而空,只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幸福感油然而生。
  20年来,我共帮教转化失足青少年12人,帮扶困境和留守儿童163名。2007年开始我在街道党工委的领导和支持下办起了老少“雷锋班”,后来发展到48个,参加人数一万多人,这些“雷锋班”做各种好事11,000多件,捐款捐物价值180多万元,为构建和谐社会出了力。2008年我被吉林省委授予关系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称号,2010年有入选全国百名优秀志愿者;街道关工委多次获评省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集体,2013年被评为全国创建五好基层关工委先进集体。
  2015年我第二次“退休”,卸任街道关工委常务副主任。常务副主任不当了,但我还是“五老”,关心下一代的责任还没有卸,关心下一代的情感还没有减。俗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倒要说“人生八十正当年”,跟孩子们在一起,心永远不会老。“两学一做”之风又吹绿了我生命之树,我还要把教育帮助孩子的工作继续干下去,为他们做更多的好事、实事。

 

                           (吉林省延吉市关工委)